鸢 🖤

(同人文)只愿,余生护你左右

“你这奴才竟敢吃里扒外,拆本公公的台,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

尖利的嗓音响在耳边,小卫子双膝跪地,全身是被抽打后的酸痛,眼睛里是波澜不惊的麻木。嘴里机械地喃喃道:“小的知错,林公公饶了小的吧……”

进宫已有一年许,隔三差五的被老太监林公公找借口责罚打*,他曾经也是一个男人,膝盖只跪天、只跪地、只跪严父慈母、只跪家中长辈的男人。此刻,他只能屈服,屈服在这三尺宫墙之下。因为他有不能死的执念,他有要找到的那个人……

“住手!”一声娇斥喝住了老太监再次狠狠挥下来的拂尘,也让小卫子心里一震。

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宫女急急几步走到跟前,明亮的眼睛气愤地瞪着老太监,嘴里像连珠炮一样对着老太监就是一顿训斥:

“你是想把他打死吗?”

“我们小主在这你还敢放肆?”

“**就是不对,我管你是谁的奴才。”

……
眼前的争执小卫子全然听不见,他只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眼前的场景仿佛变了,回到了他的家乡,一个贫困偏远的小村子,隔壁李大婶家八岁的女娃娃总咬着小小的手指头,糯糯地说:

“卫哥哥,你带我一起去挖野菜好不好?”

“卫哥哥,我们去抓小鱼吗?”

“卫哥哥,我阿娘让我问问你家还有吃的吗?”

“卫哥哥,我阿爹要送我去一家大户人家做丫头,说有新衣服穿,还可以吃米饭呢。”

“卫哥哥,我阿娘说等我长大就可以回家了,还可以带好多好多米饭回家,我给卫哥哥带烧鸡腿,不,带一整只烧鸡,你要等我哦。”

他一直等,一直等,等了五年,等到他长大了,他才知道李大婶一家把他的女娃娃卖了,卖给宫里采办的太监了。

村里人都说,女娃娃估计是不在了。村里人都说,每年都有很多女娃娃卖给宫里采办的太监,最后都不在了,无声无息的。他不信,他的女娃娃让他等她的,怎么会不在了呢?

他把自己卖给了采办的太监,他被净了身,他很痛,他经常被责打,被奴役,他一直想,不行呢,要忍下去呢,他的女娃娃给他存了烧鸡呢,一整只烧鸡呢。

可是皇宫真的太大太大了,他又太低微太低微了,宫里很多地方也不能去,他一直一直找不到他的女娃娃。

可是,是佛主垂怜他吗?他的女娃娃出现了,他的女娃娃现在就在他面前。

“小秀秀……”他心里大声地呼喊着:“小秀秀……”

“哼,看你还敢欺负人,看我替我们小主教训你。”小宫女拍了拍手,对于一巴掌把仗势欺人的老太监打跑很是得意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小宫女蹲下身子,明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脆声问道。

“奴才,小卫子。”

小宫女高兴地站起身,对身后一直不出声的小主子轻声道:“凌若小主,月秀觉得这人真心可怜,小主身边也缺一个伺候的小太监,不若收了他吧?”

那位新进宫名叫凌若的小主看了看他一身的狼狈,微微皱了皱眉头,温婉地说道:“罢了,左右不过一个杂使小太监,便跟了我吧。”

小卫子赶忙磕头谢恩,心里只满满地想着一旁笑得天真烂漫的小宫女。

“小秀秀,卫哥哥找到你了。从此以后,一直要保护你。即使,你不知道我是你的卫哥哥。即使,你的卫哥哥现在只是一个地位低微的太监。”



作者:音未